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置顶/11月的自介

一個畫不下去的图 很久之前了_(:_」∠)_
一樣是喜歡的小姐姐 臉蛋紅紅的
他說他在解了领带后 自己這個樣子像醉了就一樣
記憶很深刻於是便画下來了

【世界的hero】
給親友的認親卡(๑•̀ㅂ•́)و✧
喜歡阿爾弗雷德
也喜歡他的阿爾弗雷德////

佔tag抱歉

想哄親友可腦子在一片空白
可以求一大堆米英/英米的梗嗎!
要甜的!車也可以!!
求你們了 寫出會@回你的

hkacg后感,大概看到的是梦中情米了呜呜呜
我是当天傻傻的数羊米,亲友出黑桃米
因为我立不起呆毛于是黑桃米帮我弄
身后就是墙而且我俩身高差20+
这姿势像不像壁咚!!
想学学图里的收敛点
然而真实的我一点也不冷静的尖叫傻笑
另外 好怀疑亲友是不是用了亚蒂的魔法为什么我自己还是弄不好

太兴奋于是问了对方能不能画(๑•̀ㅂ•́)و✧
亲友说下次让我咚回来

【米露】一人享用自己的生日蛋糕

→人设,已交往设定
→梗题非原创,源:转自空间甜梗10题,作者鹤归
→生日快乐
----------------------------------
家里很安静,平常最吵闹的人今天早早出门了,要好久之后才会回来。伊万一个人坐在家里,难得的宁静卻让人有些不习惯,想了想,他放弃了躺在床上耗掉一整天的想法。时钟滴答滴答的走,沒了说话的人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今天是阿尔弗的生日,他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
伊万陷入了沉思,没有经验无处入手的他打开网页,查阅给人庆生的法子。方式林林总总,让人不知道怎么选择。随便按一个吧,伊万想。
点开的是一个整蛋糕的网站,页面上那张图片引起了他的注意,手指停下了滑动的动作,止在屏幕上。这款蛋糕外观与甜甜圈很相似,一个个圆形连成环形,上面还加了奶油和檸檬糖霜作点缀。
甜甜圈蛋糕的外形有点像小狮子围在脖子上的那一圈髹毛,伊万想象了一下自家小狮子在脖子上套上甜甜圈,脑里的画面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这样吧,反正阿尔弗的生日派对有许多人会来,光是应酬完已经是大半天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他还有许多时间。
决定好事情就变得简单了,伊万往超市跑了一趟,把清单所需要的东西买回家,"我看看,蛋、砂糖和蜂蜜有了,接着是檸檬糖霜要的糖粉和…檸檬汁?"
伊万小声的点算着,啊好多东西好麻烦,反正阿尔弗不喜欢吃起來酸酸的东西,不要了。把檸檬丟回了栏里,数齊必须的食材后,伊万结账了回家。
因为不常在家里煮食,厨房里也没有什么围裙手袖,简单的洗了手,伊万撸起袖子开始預備处理食材。手机竖在一旁方便自己看步骤,按照指示,將全蛋液、砂糖、蜂蜜等等的东西全部倒进盆子拌勻。
拌多几久啊反正都是随意混在一起吧,不断重覆的动作让手腕有些酸痛,不耐烦的伊万决定无视了章程,把余下的材料一下子全部倒了进来,用力过猛让麵粉扬了起来。
终于是最后了,在紙杯的內側抹油和撒粉,然后小心翼翼的將拌的面糊倒入紙杯里約8分滿,再放入已預熱好的烤箱中等待出炉。
做好之一切,伊万松了一口气,终于是完成了大半。脸上有点痒痒的,往上摸了摸,噢刚才的面粉蹭上去了。洗把脸开始最后的准备,原本食镨是將糖粉和檸檬汁拌好再做成糖霜装饰的,既然没了…
打开冰箱找寻着可以代替的东西,平常被各种饮料零口塞的满满的冰箱,今天竟然空荡荡。要管管那个小胖子了,伊万笃眉,伸手在里面搗弄翻找,最后把一排昨天被阿尔弗啃了几口的巧克力那了出来,打算一会溶了再淋上蛋糕上面。
叮一声,烤好了。从烤箱里拿出蛋糕的本體,往抽屉中抽出碗碟,將六个小小的甜甜圈放在瓷白的碟子上。第一次做经验不足,成品烤出來顏色不一,有些浅有些深的,还有些边缘的部分已经有一丁点焦黑了。但,造型還是可以的吧,把其中一个拿起来细看,基本上还是烤成漂亮的金黃色了,和原先自己料想的模样没有差太多,挺可愛的。
刚把蛋糕放下就传来门锁扭开的声音,
"哇是蛋糕吗!"
阿尔弗嗷了一声。刚推开门,香味扑鼻而来,太香了。併步走到桌前,"那我就不客气了!"
"滚去洗手,"伊万从厨房里走出,一把把碟子举起至肩膀,不让阿尔弗拿到。
"切!"着直视着伊万的眼神警告,并且反对无效后,阿尔弗不愿意的吧了吧嘴,飞身冲进了洗手间。里面传来淅淅水声,还有他的叫嚷,"快了快了,伊万你别和我抢!"
从他手上没擦去的水珠和舞动手腕的动作能看出他有多心急。伊万没有多加阻止,拿起一个小蛋糕往他嘴里塞。
"好吃!"阿尔弗叫道,伊万看向他,蓝眸好像沐浴在阳光下的水晶,闪闪发亮。伊万把碟子放下,坐在一旁看阿尔弗开始消灭蛋糕。随着阿尔弗残卷风云的动作,蛋糕不消半刻便被消灭。
阿尔弗眯起了眼睛,心满意足的打了饱隔,身体向椅背靠,手摸在吃得饱饱的肚皮上。
看着阿尔弗吃得一脸满足,伊万露出了微笑,不动声色的把手缩进袖子里。
恩甜的。




-
后话:没事米家未过7.4(๑•̀ㅂ•́)و✧今年也是到最后—刻的用肝去肝
蛋糕做法参考(毕竟我连面也煮不好叫我做蛋糕不如杀了我):【Cookpad】里简易柠檬甜甜圈蛋糕,作者为玫瑰小姐https://cookpad.com/tw/%E9%A3%9F%E8%AD%9C/2654787-%E7%B0%A1%E6%98%93%E6%AA%B8%E6%AA%AC%E7%94%9C%E7%94%9C%E5%9C%88%E8%9B%8B%E7%B3%95?via=search

【Aph】米诞贺文

→米x独角兽
→独角兽第一视角,请当牠小孩子看待(๑•̀ㅂ•́)و✧
----------------------------------
亞瑟让我去一个美国人家里,说是陪伴下他,既然是朋友的要求,我就意思意思的理会一下吧。那天我很早起来,把自己好好的整理打理,再三确定自己雪白的毛没有一点瑕疵凌乱,才离开湖边与亞瑟一同出发。
"亚瑟!你来了!"
我们来到一座独立房屋前,刚刚按上门铃,屋子里便传来声响,然后是一阵急速的脚步。门被人拉开,出来的是一个金发的青年。
我—步一步的走近他,高傲的扬起了脖子。
他只是往我的方向看了几眼,便转过头和亚瑟说话。真没礼貌,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我气得扬起了蹄子,从来没人对我们这么无礼的。蹭了蹭亞瑟的衣摆,双眸盯着他,用眼神无声的控诉着。亞瑟似乎也有些尴尬,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忍不住了。就在我打算直了当的指责亞瑟那个朋友时,那个青年緩缓的开了口,"那个,亚瑟你的朋友呢?"
他的头探出亞瑟的身躯张望,还把手搁在额前,一副好奇的样子。
"在我旁边啊,"看着阿尔的模样,亚瑟挑眉道,"不请我们进来吗,你不会是看不到吧?"
"emmm…哈哈哈哈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
阿尔迟疑了一下,然后傻傻的笑了起来。实话我对他的话一点也不放心,带着不信任,我向亚瑟投出了目光。亚瑟给了对我一个安心的笑意,拍了拍我的脑袋,在阿尔走进廚房找可乐时悄悄的伏下身体,湊近我耳边对我说,麻烦了。
那,好吧。
-
我住进了这个房子里。在这活动很自由,我能从一二楼任意走动的,但我也不会乱去开门,我可是懂礼貌的呢。
我也懂了亚瑟的交托了,诺大的房子只有他一人,平日连访客也不多。这样的环境与我原来的很不同,森林里充满各种的动物,蹦蹦跳跳好不热闹,而这里截然不同。
啊对了,差点算少了那一只红眼的东西。那家伙有时会到他家里,每当那家伙来到家里,就不会安宁了,阿尔就会冲进厨房拿出兩公升大瓶的可乐,接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上电动打上一天。
它好像对我很不满,每当我走近阿爾旁時,它就会睜大那本已吓人的红瞳,还会咕噜咕噜的和阿爾说什么。我听不懂,可我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哼!了不起吗!我才不想和阿尔—起坐在那个发光的方盒子前面一整天。
-
久了我也知道了他是看不見我的。但当每每我接近他,他总是能感受到什么,别过头张望(虽然方向多半是错的)。我会在他身边绕来绕去,看着他东张西望,对着空气傻傻的说话,很有趣。玩累了,我坐到他—旁,看着他做事。他坐在办公桌前,上面放了一叠叠文件,他埋头进去就会好—阵没空理我了。
把头伏在书案上,默默的看着他,没有人说话,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困了,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之间我好像嗅到了—阵香甜的味道,唔…我还是挺喜欢阿爾他的,我是说他家啦!因为有许多的糖啊,这味道是糖吗。一般的方糖是我最喜欢的,咬下去咔嚓咔嚓的声音。家里不只—种糖,那些五颜六色的,也有香甜的气味,但口感,不喜欢,黏黏的,味道有点…人们为什么会喜欢啊。
幸好现在嗅到的不是…
朦胧间好像有什么湊近了,暖暖的甜甜的,"困了吧早点睡吧。"
好像是谁的昵喃,我小小的嘟囔着,卻没有避开。心满意足的換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很快便缓缓进入了梦。

后话:引用了hp设的爱吃糖√向五更努力ing
以别的角度看米米(๑•̀ㅂ•́)و✧

阿米生日快乐❤
有许多许多话想说,等你家7.4先
私心打cptag 老王是幼儿园老师(๑•̀ㅂ•́)و✧

【英香】我们一起的日子(回忆十句系列)

→香第一身
→前篇: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f7420
---------------------------------
1.用力往上一拉,被鱼钓卡住的鱼被勾了起来,在离水面几分的地方奋力挣扎着。伸手把鱼丝拉到跟前,噢还是条鱼苗呢。给牠解了束缚,轻轻一抛丢便回池子里。忽然听到男人的叫喚,别过头看,原来是今天渔船队回来了。大人们一窝蜂的擁了上去,合力把沉沉的的鱼网拖上来。看来,今天的收获也很不错呢。
2.那家里来了好多人,红发碧眸的,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匆匆小跑着,他们让我想起大哥以前合作的人客,京哥儿告过诉我,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可是最后我没能见着大哥,房门紧锁了。准备离开时卻听到了房里传出人声,我偷偷的从窗边的小缝瞄进去,大哥在里面呢,还有几个兄长,可他们都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收簿摊滿了整个桌面,大哥手在上面一搭没一搭的敲着。还是不要打扰好了。
3.奇怪呢,今天有个綠色眼睛的人找我,还带着另位青年人(之后我才知道那是翻译官)。他来到我跟前,那位跟在他后面的青年人则是蹲下了身子,用着与我平日听到截然不同的口音对我说,从今我將会与这位,柯克兰先生一同生活。可是我不认识他啊,我睜大了眼睛,看向那位柯克兰先生。他对我笑了笑,用蹙脚的中文对我说了声你好。我点了点头向他示好。看着他,猶疑了一会,还是搭上了他的手让他牵着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听话总没错的。
4.大哥还是未带我回家。我有好几次想过找柯克兰先生,问问他关于大哥的事。可是他们都住在小山上,从家里去,要走好远的一段路。而且那里有好大一个牌子和保安,每每我都不敢上去。只有教书先生去的时候,我才会拉着他的衣袖和他一起上去。柯克兰先生办公的地方很大,一间又一间房间。
5.好不习惯,要把小小一根东西握在手里,还要写出那些连起来的字。比起这个,我还是比较乐意去把东西捎去各个地方。累人,但踏实多了,还能看到各种不同的新奇玩意呢,你看,这红色的塑料小花可是隔壁的孩子送我的呢,漂亮吗。我心情愉快的走在路上,叮叮当当的碎钱在口袋里互相碰撞。
6.房子外一街之隔的地方满为人患,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也不是有什么喜庆事。我不喜欢这样,一点都不好,吵的烦人。知道吗,连街上溜达流浪的小家伙都快没生存空间了,人还是不断的湧进来…
我把东西摔得粉碎,饰物碰上坚硬的墙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似乎把柯克兰先生吸引来了。他站在门外,没有进来。而我,蹲在地上喘着粗气,没有抬头。
7.亚瑟把许多书本送到我的房间里,看着这一摞摞如同字典的课业,我没有再避开。我想这是我该懂、要懂的。功夫上的生疏使我许多方面都要花加倍的时间,例如我在握住笔杆时,紧而僵硬,白白的浪费了许多力气,下笔时用力之大几乎想把纸戳破,笔划也糊成一团。定了定神,把恩绪理清了才继续写。
不努力,连生气的资格也没有。
8.他头一回在工作上带上我,出门前他替我再次细细的整理好衣领。亚瑟笑着向我介绍这个金发男人,他站到亚瑟边上,精明的目光透过镜片打量着我,"亚瑟的副手?听说还是王耀的弟弟啊…"
之后的话我已经记不住了,只能勉强想起那刻暗暗握住的双手。
9.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欣然决定了回家吧,虽然我根本不能无视掉大哥那刻的热烈的目光。
10有时候我也会想起,明明已经过去良久了。
把电邮给琼斯先生发去,还未关掉网页,一通视频通话就传了过来。点开,镜头的另一边是刚起的朝阳。带上耳机,看着对面的男人,道,"早上好先生,但很抱歉的,我想我差不多应该要去歇下了。"
"等会!我这刚开市,这文件你先看一下!"不能拒绝的要求,在等待琼斯先生发送文件的空闲,我揉了揉发酸的眼角。看向窗外,下雨了吗,好多撑着黄色傘子的人呢。我是不是该提醒先生添衣呢,新年的雨,可是会冷得渗人呢…


后话:忍不住参考了挺多的史实结果就…
这篇里英香与本家的偏差还是不少的。
比起温柔哥哥英,我对英香的看法更多是漠视后的惊觉和补偿(史实方面),而阿港则是一路心态的改变,如从想法被动变成有主见,只是在行动仍然被各种事影响左右。
努力把阿港看成偏人设的行动,但…课本左右了我这个历史狗发糖的可能quq

【米露】НО Боже, какой мужчина

→梗源如标题的歌名
→非国设,现paro,已交往设定
→小小的自行車注意x,请享受在減速带加速的快感
-------------------------
外面充斥着炎热的暑气,从玻璃往外看,远处的景物就像被擠压,随热浪一起摇晃。握住手柄把窗户拉回,拧上后用手推压以確保锁紧,转身,把冷气调至十八度开启。这是一个让人头昏脑胀的夏日,把领口拉开扇风,阿尔弗以如同脱力般的姿势躺臥在沙发上,呻吟道,"不行了…"
"咔",不远处传来门锁被开启的声音,阿尔弗奮力的弓起腰,瞪大眼睛朝大门方向探了探头。其实这是徒劳无功的,门口与离他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抬起一点点的高度并不足以让他看到来人。卸了腰部的力度,再次紧贴着柔软的皮革,微涼的触感使阿尔弗眯起了眼睛,"伊万,"
他叫喚了一声,"快快快,麻利点把门带上,"
木板与木板相碰,金属锁柄被转动,由远至近的脚步…听觉变得灵敏,他甚至可以按着此在脑中描绘出动作。听听,有什么被拿起起来了,然后…
哔!
关掉冷气的声音如同响雷般在阿尔弗脑中炸开,"嗷!!!你干啥!"
一下子从沙发弹了起来,冲上前一把奪过伊万手中的"兇器",使劲的往指向下的箭头按钮戳了好几下。数字再次下降,冷风顺利的缘风口迈出。顺手把遙控一丟,阿尔弗挑起眉,眯起眼睛,道,"你这是谋杀。"
"随你,家里很快会冷过冰箱的,"伊万摊手,坐在沙发的另一角滑起手机来。阿尔弗轻哼一声,暗想,还不是让我开了。重新开启的冷气不能一下子让空间变得涼快,阿尔弗採下眼镜,擦走鼻梁上的汗珠。或者还是觉得不夠凉快,他掀开了T恤扇风,扇得起劲时,伊万忽然冒了一句,"冻死阳台的花。"
阿尔弗打了一个激淩,看向伊万。只见他用余光瞄着他,蓝光打在脸上,把眼眸映得更暗。
空气突然间寂静,阿尔弗嘴唇张了张,然后发出了像是无奈的叹息,挪动屁股靠近伊万,伸手,在对方腋下圈抱着他,"不会的,"
"有hero的照耀啊,你看看,"
伊万顺着他所指的,眺望着花栏的方向。那盘盘栽被温暖的阳光包围,映出金黃。
"它可是好好的呢。"
伊万收回了目光,专心盯着手机屏幕,大廳再次变得沉静。阿尔弗看着天花板,眼珠儿从右边滑到左边,半晌突然开口道,"嘿,教我唱歌啊。"
伊万愣住了,滑手机的动作—顿。别过脸,对上这人的眼睛,才肯定对方是在和他说话。
又是心血来潮的烂玩笑?
伊万暗想,无缘无故扯话题这件事阿尔弗太常做了,虽然,有部分原因是归根于他们之间很容易冷场。他没打算认真答理,撇了阿尔弗一眼,笑道,"人要有自知之明。"
调侃带着试探意味,一方面他不认为美国人有良好的音乐感,尤其是现在他身边支起半边身的那位,另一方面…他不懂怎么回答这个突然的要求。很奇怪,就正如你不会无缘无故叫—个人在你面前表演喝伏特加。
玩笑永远不会让自己难堪。
本来他是很坚定的,伊万这么想。
结果在阿尔弗不断的骚扰下,他还是决定满足阿尔弗这个要求,以让他乖乖的安静闭嘴。滑了一下歌单首页,出奇的多俄语歌,林林总总的让人选不来。忽然间,印象深刻的一个名字摄入眼帘,伊万勾了勾嘴角,按下了播放键,"这首?"
"Ты ворвалсяв жизнь мою нежданно…"
音乐缓缓的播出,阿尔弗挑了一下眉,但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大的反应。一曲终,他在沙发上滚了一圈,趴着仰起头,"所以,这是啥歌?я хочу от тебя сына?"
"噗,"伊万没能忍住笑意。揉了揉觉得自己几乎要笑出泪花的眼睛,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玩味笑容,"我可没有答应一句句解释给你,自己解决吧。"
"先别走嘛,先告诉我是什么样的,"阿尔弗一把拉住伊万,在唇上亲了一口。
伊万还是闭嘴不说,阿尔弗又连续亲了好几口。刚开始僅是玩闹的雙唇輕碰,渐渐的时间久了起来,动作也变了味。又一个吻的结束,阿尔弗正视着对方,"伊万…"
与阿尔弗对视着,伊万能从那片蓝看出自己的倒影,他笑了,揽在后颈开始与他亲吻起来。
原来只是限于唇瓣相触,不知何时亲吻的声音啧啧作响,舌尖互相舔舐。
稍稍的分开,注视着对方,又再次交/纏起来。伊万托着阿尔弗的后脑壳以便舌头的探进,滑过牙齿和上颚,引的人颤抖。阿尔弗抬起头,手扶上伊万的腰间,以加深这个吻。
分开时气息都带上了灼热的温度。

---------------------------【沒车拉灯分间缐】------------------------







后话:被拋出去了吗各位(ಡωಡ)
对的车等下篇吧,怕河蟹
话说原来我以前听过这歌了还会吼几句,题外话安利一下冰尤的mad

【黑三团头】
半年前的坑.把缐稿勾了就搁了好久
一直想摸团头奈何自己色感不行
现在也,但是最少,我是认真画完了这个坑
其实我本来只想摸米露(可怜老王画风都变了x)
最后,
狮米无敌可爱!!!

后话:致同桌,我真不是天天只会狮狮的叫的,没变心我还是个aph廚2333(虽然还是画"狮"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