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Aph】米诞贺文

→米x独角兽
→独角兽第一视角,请当牠小孩子看待(๑•̀ㅂ•́)و✧
----------------------------------
亞瑟让我去一个美国人家里,说是陪伴下他,既然是朋友的要求,我就意思意思的理会一下吧。那天我很早起来,把自己好好的整理打理,再三确定自己雪白的毛没有一点瑕疵凌乱,才离开湖边与亞瑟一同出发。
"亚瑟!你来了!"
我们来到一座独立房屋前,刚刚按上门铃,屋子里便传来声响,然后是一阵急速的脚步。门被人拉开,出来的是一个金发的青年。
我—步一步的走近他,高傲的扬起了脖子。
他只是往我的方向看了几眼,便转过头和亚瑟说话。真没礼貌,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我气得扬起了蹄子,从来没人对我们这么无礼的。蹭了蹭亞瑟的衣摆,双眸盯着他,用眼神无声的控诉着。亞瑟似乎也有些尴尬,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忍不住了。就在我打算直了当的指责亞瑟那个朋友时,那个青年緩缓的开了口,"那个,亚瑟你的朋友呢?"
他的头探出亞瑟的身躯张望,还把手搁在额前,一副好奇的样子。
"在我旁边啊,"看着阿尔的模样,亚瑟挑眉道,"不请我们进来吗,你不会是看不到吧?"
"emmm…哈哈哈哈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
阿尔迟疑了一下,然后傻傻的笑了起来。实话我对他的话一点也不放心,带着不信任,我向亚瑟投出了目光。亚瑟给了对我一个安心的笑意,拍了拍我的脑袋,在阿尔走进廚房找可乐时悄悄的伏下身体,湊近我耳边对我说,麻烦了。
那,好吧。
-
我住进了这个房子里。在这活动很自由,我能从一二楼任意走动的,但我也不会乱去开门,我可是懂礼貌的呢。
我也懂了亚瑟的交托了,诺大的房子只有他一人,平日连访客也不多。这样的环境与我原来的很不同,森林里充满各种的动物,蹦蹦跳跳好不热闹,而这里截然不同。
啊对了,差点算少了那一只红眼的东西。那家伙有时会到他家里,每当那家伙来到家里,就不会安宁了,阿尔就会冲进厨房拿出兩公升大瓶的可乐,接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上电动打上一天。
它好像对我很不满,每当我走近阿爾旁時,它就会睜大那本已吓人的红瞳,还会咕噜咕噜的和阿爾说什么。我听不懂,可我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情。哼!了不起吗!我才不想和阿尔—起坐在那个发光的方盒子前面一整天。
-
久了我也知道了他是看不見我的。但当每每我接近他,他总是能感受到什么,别过头张望(虽然方向多半是错的)。我会在他身边绕来绕去,看着他东张西望,对着空气傻傻的说话,很有趣。玩累了,我坐到他—旁,看着他做事。他坐在办公桌前,上面放了一叠叠文件,他埋头进去就会好—阵没空理我了。
把头伏在书案上,默默的看着他,没有人说话,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困了,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之间我好像嗅到了—阵香甜的味道,唔…我还是挺喜欢阿爾他的,我是说他家啦!因为有许多的糖啊,这味道是糖吗。一般的方糖是我最喜欢的,咬下去咔嚓咔嚓的声音。家里不只—种糖,那些五颜六色的,也有香甜的气味,但口感,不喜欢,黏黏的,味道有点…人们为什么会喜欢啊。
幸好现在嗅到的不是…
朦胧间好像有什么湊近了,暖暖的甜甜的,"困了吧早点睡吧。"
好像是谁的昵喃,我小小的嘟囔着,卻没有避开。心满意足的換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很快便缓缓进入了梦。

后话:引用了hp设的爱吃糖√向五更努力ing
以别的角度看米米(๑•̀ㅂ•́)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