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雷卡】《写给未来2035年的那个他》相关

→主体糖夾玻璃
→时间缐为大赛中已结束,现处世界为架空设
→part1-2的链,手机党走评论:
【1】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ee8556d2
【2】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ee8e3d05

----------
雷狮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揉揉眼驱赶睡意,手自然的伸到旁边做出轻拍安抚的动作,哄枕边人继续多睡一会。隨意往身上套了个外衣,确保自己不会因为起床前后温差大而感冒,匆匆的跑到门前,想看看是哪个混蛋一大早来打扰自己。一把推开门对外面叫嚷,"哪家的崽子啊不让人睡了?"
空无一人,这令雷狮有点错愕,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一封静静躺在地上的信。雷狮烦躁的笃起了眉,弯下腰把信从地毯上拾起,细细的打量。白色的信封,上面沒有任何的文字图案,甚至连邮票也没有,明显是被人放下的。
[谁的恶作剧吗。]
无奈的是环视了一圈,也没看到任何可疑的身影。
[自己丟的就不要介意别人怎么处理了。]
雷狮撕开了信封,翻开纸页,自己的名字与久未看到的文字落入眼帘,握住信纸的手突然收紧,坚硬的牛皮纸被掐出一道道皺折。察觉到自己那不自然僵硬,雷狮松开了手。
创世神真是,给他开了好大一个玩笑呢。
雷狮忍不住笑了。果然,那不是什么好运和x幸。
逃离了那个地狱般的星球时,自己浑身鲜血伤痕,还抱着经已昏迷的卡米尔,如此恶劣情况下,依然顺利的畅通无阻。从那刻开始他就已经怀疑事情不单纯了,现在的信件,亦正好反映了事情种种都指向某点。不过这又如何呢?处心積累的人为操作也好、不为人知的潜在黑幕也罢,重要的是他和卡米尔都还在。
那么,就让他来看看吧,他也有点好奇了。
-----------请看part2-----------------
一边看一边禁不住的失笑。
现在倒回去看,当时的自己真的…不得不说,太有自己当时的风格了,他能想像出当年十八岁的自己写信时的样子,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张狂,甚至是自大。少年时不知收敛,不修饰的展示自己。想到就去做,看不过就打,嘲笑比自己弱的人。看着这里的一字一句,彷彿又回到了那时,只是现在的自己从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的身份。
雷狮罕有的露出了一个苦笑。"弱者",真的是可笑吗。他隐约记得那个紫堂家的孩子,把自己的伙伴挡在了身后坚持到最后一刻,明明知道自己不强大但仍然—步不退。把一个孩子逼到这样,可笑的到底是那个明知徒劳无功的孩子,还是这场比赛。
至于自己追求的东西…
"大哥,"
听到从后方传来的叫喚,雷狮别过了头,看到卡米尔光着脚缓缓的走出了房间。先是给他再添了一件外衣,雷狮亲了亲卡米尔的额头,问道,"怎么出来了,不再睡一会吗?"
卡米尔摇摇头,"不困,大哥谁找你了吗?"
"没事,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事,进去吧,"雷狮把信顺手一丟丢到回收筒內,裹着卡米尔回屋子里。
卡米尔仍旧一言不发,视线随着自己移动,显然是不信他那套说辞了。雷狮笑了笑,湊近卡米尔,再三表示真的没事。
似乎是被说服了,卡米尔给了他一个吻,走进了厨房里开始弄他们的早餐。坐回垫上,看着卡米尔忙碌,不经意的露出了笑意,雷狮一愣,由刚才打死结怎么也转不过来的脑子突然通开了。
是的,如同他说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里有他,有卡米尔,没后悔过。
雷狮笑了笑,釋然的—刻心里舒坦了许多,也或许是知道以前的一切不会再追赶自己了。他想,他可以回答了。
知道吗,我所追求的,从未变过。先别急着反驳,我没有忘记,也不是委屈的违心话。
的确,大赛影响了我许多,无论做事风格还是想法决定都与以前不同。现在的我,比起追逐未知的景色,更会希望守着目前擁有的。比起冒险探索,或许我会选择留在宁静的地方生活。
这是十八的我不能理解的,我会认为,这是不精彩的人生。被现况困着束缚,如同死人。
可是,现况是指平淡、日复日的生活吗?
你别忘记,我嘗试过许多,我想我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何谓精彩。开着飞艇在殒石群中奔驰、用炮弹把不顺眼的消灭始尽、越过卫兵的逃跑笑得x意、在夜幕里就地而坐大谈自己的宏愿、几杯酒下肚的快活。这是人们认为"刺激"、"瀟洒"的生活,对我,仅仅是日常。
如果我真是执着于以前,那就是被束缚。
有人说,自由是自己未得到的美丽景色。那我现在呢,也是在经历一种未试过的人生。来到这个小镇,每天起来只要侧过身就能看到爱人的睡颜,用暖烘烘的被窝把人一把抱着,饿了走到楼下便能被香喷喷的饭香环绕…
自由从来不是单一的景色。
无论是以前你追求的星辰大海,还是我现在擁有的小家窝居,都是。
星辰宇宙很漂亮,无数人为之向往,可他已经见过了,他想,他想试试过着平淡的生活。
心生向往之处,正是自由所在。
"卡米尔,我来帮手,"雷狮站了起来,缓缓向厨房走去。







后话:part3√这小小的系列正式结束(๑•̀ㅂ•́)و✧
狮哥最后的话,是我之前看的一部电影里得到的感受。虽然兩个是不同的情况,但我觉得可以说明狮哥的转变。推荐大家看看这部电影或书,哭傻了的我。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