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给刀男的一封信】至亲爱的加州清光

至亲爱的清光,
离我认识你已经一年有多了。
我想,我已经不是很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但我记得,我喜欢上你后,你的每一个样子。
你是我在这本丸中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第一个记住的人。于你,我更多是日久生情。迷迷糊糊的认识了许多人,想找到自己心动的感觉,卻无所得。直到一次偶尔,离开本丸后归来的那天,看到你笑着迎接我的你,才发现我喜欢的,是一早记住了的你。兜了一圈,幸好没有太迟,我还能喜欢你。
我爱极了你的这双手,白皙的肤色,指甲被细心的涂上红色。蔥白的手与指甲油的颜色形成对比,在光下举起手,更是映得鲜红欲琢。握上摄子,灵巧的给安定整出可爱的发饰,即使是不小心损坏了,你也能将其修好。
可这双手,从不是那种只用于妆扮,不沾阳春水的盈弱。將刀抽出刀鞘,尖锋抬起,直直指向敌人。它是最可靠有力的伙伴。红眸眯起,出招时爽快利落,一砍一挥,动作如行云流驶,是大家最强大的后盾。

说起来,你来到本丸已经好一阵日子了,我们一起经历过许多许多。
知道你是个努力的孩子,每天练场里都能看到你的身影,晨光打落在你的背,你没有回头,紧紧的握握着手里的剑,一下一下的重复挥剑的动作。你说要变得更强,成为能执起刀剑保护大家的人。所以不管是辛苦的修行,还是日复日的练习,你都没有一点怠慢。

有时候夜里我没能歇着四处乱走时,能看到你坐在房外,呆呆的看向远方。忆起你刚到本丸时,也是如此的表情,半垂着头,辮子落在肩上,夜风吹散了发丝。那时本丸还没有几个伙伴,每夜你就这样坐在夜色中,看着不远处的院景,靜靜的待着。
我知道你在等待什么,期待什么,可我什么也做不了。

直到安定回来时,我才看到你久违的笑意,藏不住的欢喜,卻又假装毫不在乎的,单起眼睛斥责着对方让你久等了。

忍不住的心酸,一直一直,都在等着。从以前同伙未到达本丸,到后来友人要离去远行,都是好一段漫長的日子呢…
有时候脑里会有个挺自私的念头,如果安定回来之后再不用离开就好了。
可我知道,无论聚散离合,能决定的都只有你们自己。
为你祈愿吧。

你总是说要变得更可爱一点,让主人更加喜欢你。我呢,想告诉你,当你扬起嘴角,温柔的双眸注视着某处,那刻,你是最好看的。
在我眼里,你从来都是我最可爱最喜欢的孩子。
可爱且强大。

永远爱你的,





后话:0条理的发厨玩意,迟到的520。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