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紫眸组】梗:寨主与寨主夫人

→古paro,老梗一个不怕掉牙
→欧欧斯预警
------------------------------
雷狮是山大王,有天看到重伤的格瑞给带回去了,把人拎回去后关在牢里面不让跑,但吃喝的都挺全的。雷狮发现这人不怎么说话,于是乎便三五七时去逗格瑞。格瑞一般会不理他毕竟在养伤,但被气狠了还是会打回去的,尤其后来身体好了一点,下手重但从没下过真格和杀招。
格瑞是个被派来扫荡山贼的官兵但受了重伤,有几次他都有机会杀掉雷狮但他没这样干。不徇私往法?不,他只是认为没这个必要而已。格瑞加入官府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什么为民除害的大侠想法,只为了他要找寻的东西。工作里尽极维持自己中立的表面,避开禍端,让自己少惹些不必要的麻烦事,是他一贯的作风。
雷狮喜欢上格瑞是个意外。本来只是因为这山寨一向没什么不认识的人会到,山上多走兽,山寨里的人也出名不是什么软柿子,因此看到陌生人带回去查一下底蕴。一查知道是个官,更没有放回去的道理了,于是便一直放着。发现喜欢也没怎么就接受了这事,曾经试图学那些话♂本儿来场霸王硬上弓,但压不住格瑞,往往就在狭窄的牢里打了起来,打着打着就没这个心了。他也试过叫卡卡去说说格瑞,可他半天后回来看着兩人无言的各坐在一角,以后也作罢了,打照样打,该骚扰时骚扰。
在伤好全了后,格瑞找了个借口跟雷狮说要走。雷狮不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结合卡之前查回来的资料猜了个大概,但没有拦下格瑞让他走了。
格瑞下山走了大半天,快天黑时看到一堆人往山里走,不经意听到他们说要"铲贼"。本来是没打算理会掺和的,只是天快全黑了路没法走,只好停了赶路。那堆人特别自来熟,看到格瑞在同一个地方紮營便围了上去跟他说话。听着听着格瑞也知道了这群人铲贼为名,抢夺为实。他没讲什么,毕竟一个过客发表能什么意见。
天亮时双方分别,格瑞继续往下走,可想了想还是追了上去。赶回寨里时已经是刀光剑影的场景。
格瑞最后还是下了杀招。
看着鲜血在自己面前喷濺,雷狮蹭去脸上属于别人的血,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格瑞,"何解。"
"为利杀人不见怪,只是连事情始末也不清不楚,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胡闹。"
"你我同道?"
"不。我信欠下的终要还,那群寇盜死,也不过是还自己糊里糊涂的罪。"
"那你现在要怎么做,官大人?带我回去依法办事?"
"自然要依,只是由谁执行,依谁,"格瑞顿了一下,"也不是现在。"
"好,那就等某天,你亲手逮我回去。"
雷狮勾起了唇笑了。一群散沙雜鱼,即使格瑞不出手不出现,不消半刻也能全部击溃。只是格瑞倒了回来,那整件事就不同了。
他喜欢自己动手抢来的东西,但看着别人甘愿的亲上递上,不是更大的喜悦吗。
后悔?那就不由得交出的人了。
-
之后便是格瑞去解决私人事项的事了。

后话:等官爸三季补完幼年梗再写,看看我会不会有雷狮的参与瑞哥的事儿的可能。
只是梗,没细化的能力,太太们想码欢迎,留言+到时at我就行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