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英香】我们一起的日子(回忆十句系列)

→香第一身
→前篇: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f7420
---------------------------------
1.用力往上一拉,被鱼钓卡住的鱼被勾了起来,在离水面几分的地方奋力挣扎着。伸手把鱼丝拉到跟前,噢还是条鱼苗呢。给牠解了束缚,轻轻一抛丢便回池子里。忽然听到男人的叫喚,别过头看,原来是今天渔船队回来了。大人们一窝蜂的擁了上去,合力把沉沉的的鱼网拖上来。看来,今天的收获也很不错呢。
2.那家里来了好多人,红发碧眸的,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匆匆小跑着,他们让我想起大哥以前合作的人客,京哥儿告过诉我,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可是最后我没能见着大哥,房门紧锁了。准备离开时卻听到了房里传出人声,我偷偷的从窗边的小缝瞄进去,大哥在里面呢,还有几个兄长,可他们都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收簿摊滿了整个桌面,大哥手在上面一搭没一搭的敲着。还是不要打扰好了。
3.奇怪呢,今天有个綠色眼睛的人找我,还带着另位青年人(之后我才知道那是翻译官)。他来到我跟前,那位跟在他后面的青年人则是蹲下了身子,用着与我平日听到截然不同的口音对我说,从今我將会与这位,柯克兰先生一同生活。可是我不认识他啊,我睜大了眼睛,看向那位柯克兰先生。他对我笑了笑,用蹙脚的中文对我说了声你好。我点了点头向他示好。看着他,猶疑了一会,还是搭上了他的手让他牵着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听话总没错的。
4.大哥还是未带我回家。我有好几次想过找柯克兰先生,问问他关于大哥的事。可是他们都住在小山上,从家里去,要走好远的一段路。而且那里有好大一个牌子和保安,每每我都不敢上去。只有教书先生去的时候,我才会拉着他的衣袖和他一起上去。柯克兰先生办公的地方很大,一间又一间房间。
5.好不习惯,要把小小一根东西握在手里,还要写出那些连起来的字。比起这个,我还是比较乐意去把东西捎去各个地方。累人,但踏实多了,还能看到各种不同的新奇玩意呢,你看,这红色的塑料小花可是隔壁的孩子送我的呢,漂亮吗。我心情愉快的走在路上,叮叮当当的碎钱在口袋里互相碰撞。
6.房子外一街之隔的地方满为人患,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也不是有什么喜庆事。我不喜欢这样,一点都不好,吵的烦人。知道吗,连街上溜达流浪的小家伙都快没生存空间了,人还是不断的湧进来…
我把东西摔得粉碎,饰物碰上坚硬的墙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似乎把柯克兰先生吸引来了。他站在门外,没有进来。而我,蹲在地上喘着粗气,没有抬头。
7.亚瑟把许多书本送到我的房间里,看着这一摞摞如同字典的课业,我没有再避开。我想这是我该懂、要懂的。功夫上的生疏使我许多方面都要花加倍的时间,例如我在握住笔杆时,紧而僵硬,白白的浪费了许多力气,下笔时用力之大几乎想把纸戳破,笔划也糊成一团。定了定神,把恩绪理清了才继续写。
不努力,连生气的资格也没有。
8.他头一回在工作上带上我,出门前他替我再次细细的整理好衣领。亚瑟笑着向我介绍这个金发男人,他站到亚瑟边上,精明的目光透过镜片打量着我,"亚瑟的副手?听说还是王耀的弟弟啊…"
之后的话我已经记不住了,只能勉强想起那刻暗暗握住的双手。
9.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欣然决定了回家吧,虽然我根本不能无视掉大哥那刻的热烈的目光。
10有时候我也会想起,明明已经过去良久了。
把电邮给琼斯先生发去,还未关掉网页,一通视频通话就传了过来。点开,镜头的另一边是刚起的朝阳。带上耳机,看着对面的男人,道,"早上好先生,但很抱歉的,我想我差不多应该要去歇下了。"
"等会!我这刚开市,这文件你先看一下!"不能拒绝的要求,在等待琼斯先生发送文件的空闲,我揉了揉发酸的眼角。看向窗外,下雨了吗,好多撑着黄色傘子的人呢。我是不是该提醒先生添衣呢,新年的雨,可是会冷得渗人呢…


后话:忍不住参考了挺多的史实结果就…
这篇里英香与本家的偏差还是不少的。
比起温柔哥哥英,我对英香的看法更多是漠视后的惊觉和补偿(史实方面),而阿港则是一路心态的改变,如从想法被动变成有主见,只是在行动仍然被各种事影响左右。
努力把阿港看成偏人设的行动,但…课本左右了我这个历史狗发糖的可能quq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