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HP】

→猫头鹰第一人称视角
→大概是刀片?
-------------------------
01
我是一只猫头鹰,也是詹姆•波特的"照顾者"。
怎么说?在詹姆十一岁的时候,波特夫人来到对角,她选中了我。在波特先生忙着空出一只手付钱时,她别过脸,手掩在嘴角,用只有我听到的声音告诉我,她需要一个稳重的家伙看顾着詹姆。我当然是一个好选择,放心吧。我看着她,眨了一下眼睛。
02
在匆匆忙忙中,九月一日很快就来临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詹姆整洁的样子,平日他不是玩得满手泥泞,与我的羽毛颜色有可比性,就是把自己襯衣吹 毀得皺巴巴的。我们来到车站时候还早,只有三两个人在,我好奇的探头四望。波特夫人给詹姆翻好了衣领,再一次不烦厌的提醒着他在学校里需要注意的重要事项,例如不要惹麻烦、不能像家里般胡闹。我顺着往旁瞄了瞄,只见他一下搭一下的点头,明显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渐渐的,来送别的人和小巫师越来越多,人们欢声笑语和同类们的鸣鳴满佈月台的各角。这时响起一声洪亮的汽笛,伴随着从烟囱里喷出的蒸气,站台变得瞬间烟雾离漫。突然的声音让我措手不及的抖了一下,我拍了拍翅以示我对巨响的不满。
"好吧甜心,赶快去吧,"波特夫人亲了亲詹姆的脸颊,把我们送上了列车。我没有遗掉她眼中满满的担心和高兴,她与你对视了一下,那双与詹姆很像的眸子仿佛在对我说,麻烦了。
在不捨的道别下,我们迎来了新的生活。坐上了火车,窗外的风景呼啸而过。詹姆对着窗口欢呼,他兴奋极了。车廂晃晃摆摆,像个哄孩子入睡的摇篮子,听着四周不断的吱吱喳喳,我合上了眼睛。
我是被外面—阵风喚醒来的,睜开金瞳,摄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一间被金红围绕的房间里。我是睡着了吗?试着推了推门,竟然能轻易的推开。詹姆这个冒失鬼,肯定是没有好好关上吧,真兴幸睡死的我没有因为被推撞而掉出来。伸展着翅膀,看着这个,于我来言一切都很新鲜的地方。城堡亮着—盏盏灯,映照在水光粼粼的湖面,我想,我会喜欢这个地方的。
03
詹姆很快就与小狮子们打成一片,成为了格兰芬多一个的风云人物,不得否定他的确很聪明,只是他的恶作剧也是不容忽视的。这不,还未说完,寢室里就传出玻璃碎裂的声音,一阵奇怪的气味飘了出来,大概又是詹姆在捣弄什么吧。我无奈的搖搖头, 每次捎东西回家,当波特夫人问我詹姆过得怎么样的时候,我都要心虚一下。总不能告诉她詹姆又炸掉什么东西,而且还是没几天就上演一次吧。
04
一年吵闹在火車归来的响哨中落幕,回来的车程上,詹姆的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那是一个笑得很燦烂的男生,西里斯。按詹姆的话来说,他们相见恨晚。我是同意的,我可是没见过有其他人,和詹姆玩的一样疯了。
身体因为坐了大半天的火车而变得僵硬,我响亮地鸣叫一声,希望他能将我放出来伸展一下双翅。只是詹姆沒有如我所料的低下头,我不滿的看向他,只见他和西里斯聊着,平日咧开的嘴角现在张得更大,连洁白的牙齿也一覽无违。
真傻的样子,我默默的想。
最后还是波特夫人注意到我,放了我出来。我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好多了。
这时一把尖锐的声音从后传来,我好奇的转过头,是一位衣著高贵的女士。她带着女式礼帽,看到夫人后缓缓的挪着碎步走过来。我听着她们相互问候寒喧,这没有持续太久,三两句后那位女士便支开了话题,然后带着西里斯离开了。
05
往后每年的开学季,詹姆都帶着我走过九又四分三月台,再到那座城堡。无论多忙,夫人都总会抽空来送别詹姆,或许有时还会拉着先生,即使他们的儿子已经长得像隻有翼兽般高。
夫人最近有点罗嗦,一次次不烦厌的叮嘱着詹姆,拉着他的手说了好久的话,连捎去学校的信也一封比一封长。有时候我会站在詹姆床边的木柵上,看着他读那一封封的信。我想他真是长大了呢,以前夫人的信往往都是被丟在卧室里一角,好久之后才被翻出来瞄兩眼。但为什么夫人还要说他呢,你看,詹姆的眉头又皺了起来。
06
某天家里突然来了好多的人,院子里架起了一个个帐篷,人们在里面尽情的玩闹,半满的酒杯相碰,祝贺声此起彼落。那是我第二次看到詹姆整洁的样子,他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火焰威士忌时熏红了他的脸,眯着眼睛笑的开怀。
我们家多了一个新成员,之后又添了一个,家里变得越来越嘈吵了。
07
我原以为我一辈子都要在这吵闹中渡过的。
08
可是有一天,我回到家时一个人也没有,没有吵吵闹闹詹姆,没有温柔体贴会给我零食的莉莉,连平日会睜大小眼睛的小主人也没有,家里安静得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家里乱得很,东西支离破碎,雜物散满了一地。
我把我捉回来的小粍子放到哈利的小床上,然后飞到屋顶上待着。这死掉的小东西总会把他们吓倒,当我这样做了,等待我的就是小哈利的哭啼,还有莉莉一通的说教。每每我都睁大了眼睛,歪歪脑袋糊弄过去。说实话,他们的反应很有趣。
时间一点点的过来,可是这次,我并没有等到我所想的,莉莉的怒吼。即使小耗子发出连我也感到恶心的味道,家里仍然是也沒一点声响。
我终于发现,詹姆不见了,连他身边的朋友,我也再没有见过。
09
我离开了这个变得死寂的家,漫无目的地在上空盆旋转圈。一刻间,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直到我看到一位老朋友飞过,我才如同被当头棒喝的回过神来。定了定神,然后歇力的拍着翅膀,往那个方向前去。
我知道我可以去那里的。
如果是那里的话,他一定在吧。
他一定又是玩得忘形,忘了回家了吧。
这样,会被骂的吧…

-
后话:皮一下今天发个刀,好久没写hp了不知道有没有bug_(:_」∠)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