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雷卡】如果一起渡过新年

→现paro
→十五你们拆红包我拆糖
-
卡米尔从房间里走出来,环视了—圈后发现家里没人。大哥昨晚才拼完年货,在大减价的年宵中抢了几根富贵竹扛在肩上,还和隔壁打了一架,很晚才回到家。
现在还要出门吗?
去厨房找些吃的吧,卡米尔转身离开客厅。电饭煲的保温按钮亮着,按下后把蓋子揭开,蒸气一下子腾面而来,漫开的水雾把周遭变得模糊。挥用手让蒸气散开,电饭煲里放着的,是一底热腾腾的年糕。
卡米尔伸手到锅里,手指碰上被捂热的瓷碟。嘶…一下子忘记它有多烫了,但已经拿起来了也免得再放回去。急忙把碟放在已经垫着湿毛巾的桌上,然后挥摆自己烫到的手,好让炽热的感觉快点退去。从抽屉中翻出叉子,往枣红色的年糕戳下去,很软。手在下方虚托着,随着湊近嘴边的叉子,小小的咬了一口,沾了少量蛋汁而煎出的成品不如蒸的黏,保留了綿软的口感,但又有脆口的质感。表面的蛋饼仍然能留有这种感觉,看来离做好的时间并不久。
大哥是刚出门吗?
甜味在口中扩散开来,平日大哥不让自己吃太多甜食,但今年卻准备了年糕。往年的年糕是在街上某间店里买的,太甜腻了,虽然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但在吃下三塊后还是要狠狠的喝下一杯水冲散口腔中的甜味。
而这次的甜度恰好,吃下去不但能嘗到黄糖的味度,还能感受到糯米的韌性,但它又不至于太腻味,能轻松的一次过吃下几块。
转身打算回到客厅,不经意的督到冰箱上用磁石贴贴着的便签,湊上去看,是大哥的笔跡,
"出门,中午前回来,锅里热好了早餐,记住吃。"
嗯…年糕好甜…
当卡米尔捧着碗走出厨房时,他这么想。

----------------------------------------------------------------------
"干杯!"
雷狮举起手中的啤酒樽,与鄰座噹一声的击了杯,仰着头一口酒喝下。辛辣的味道湧入喉头,刺激着神经,但这样的感觉一点也不赖。
新年间雷狮是闹哄哄的过,约上三五知己、狐朋狗友,憑着一鼓冲动就去喝上几杯。到大排摊撸串喝札啤也好,在k房吼一把也行,就是不能少了这兩杯。
酒过三巡,兩颊开始被酒精熏红。房间里的人已经醉趴了一大帮,眯着眼迷迷糊糊的嘟囔着。剩下还能站着的也是红着脸喘着粗气,嘿嘿嘿的傻笑着给别人劝酒。雷狮看过去,卡米尔安静的坐在一角,一口一口的吃着店里提供的伴碟小食。雷狮放下了酒罐打算走过去,不料一站起来,佩利就跑过来劝他再喝一杯,雷狮笑了笑,赶忙把他灌醉了。
他走到卡米尔身边坐下,"闷了?"
卡米尔摇摇头,认真的想了想答道,"很热闹。"
雷狮揉了一把卡米尔的头。他知道新年时候卡米尔并不会阻止他喝酒,即使他并不怎么乐意。
"大过年嘛,喝些才热闹啊!"
他想到上几年自己说过的话,也正是这个理由,才让卡米尔皺着的眉头舒开,默许了他喝酒的举动。
但是呢…
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
"卡米尔,一会我们走吧,早点回去。"

后记:
超迟的,大家新年快乐❤
初一打算开坑结果初十才病好爬得起来再开始码文应该只有我一个了吧…脑补了一下雷卡会咋过新年,果然是块糖吧_(:3」∠)_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