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雷卡】2.14

→现代校园paro
→来自情人节语音的糖
-------------------------
今天是二月十四,情人节。
雷狮海盗团的四位都安安静静的待在了宿舍,与外面闹得风风火火的情侣形成了強烈的对比。他们当中没一个人约了妹子,理所当然的,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庆祝。宿舍里没有鲜艳玫丽的九十九支玫瑰花,也没有随风轻曳的烛光,更没有甜得腻人的情话,和往常一样大家该干嘛就干嘛。
卡米尔坐在床铺上看书,指尖翻过书页,眼珠随着字词从左至右的滑动。他似乎是看入神了,自我的隔绝了外界一切干扰,连佩利在下面发出了第三次抗议都浑然不觉。
"帕洛斯啊我们真的不干点啥子吗?闷死了!"
帕洛斯习惯的揉了揉佩利的头,示意着他安静下来。情人节这个节日,他可没什么兴趣呢。
过了良久,卡米尔像是想到了什么,用书签分隔开已读过的內容,把书合上后放在枕头旁,緩缓从上铺爬了下来,离开时还不忘关了夾在床柵上的小夜灯。
他们的宿舍里有个小冰箱。校方不禁止他们使用电器,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方便他们了儲存粮食和做饭,而对于卡米尔,他可以買很多的甜点,而完全不必担心它们化掉。卡米尔弯下腰,从里面找出巧克力,放在兜里又准备爬回去。
撕开锡纸的包装,只露出一小角的巧克力,其他仍被锡紙包着,以免手指沾上弄脏。卡米尔咬下了一口,虽然说在这个天气中,即使不放冰箱巧克力也不会溶化,但是冰了后硬硬的更好吃。感受着巧克力因口腔的温度慢慢融化,丝丝的甜味在舌尖上散开。去掉了咖啡豆的苦涩,香味卻仍能留下来,加入牛奶让整个感觉更为温和软滑…卡米尔舔了一下嘴唇,从枕边拿过书继续翻阅起来。
"卡米尔,我说过了,看书要开灯。"
看得入神的时候,雷狮突然从床沿冒了出来,他站在下铺的床垫上,手稍稍递起,按下了小夜灯的开关。卡米尔因为光缐和叫唤抬起了头,光打在书页上,也照白了搁在上面的手背。雷狮利落的爬上上铺,挪开床尾的折叠整齐的被铺,靠着卡米尔坐了下来。卡米尔往里面挪了挪,把外面的位置腾给雷狮,让他不用曲着身缩在床尾。
"卡米尔,我的巧克力呢?"
看着卡米尔一口一口的吃着,雷狮才忽然想起今天下课后,那些女生兴致勃勃拿着一包包细心包装过巧克力,和小伙伴热烈讨论的样子。
还有…那些夾着信放在门口,然后被他随手接过摔进了冰箱的巧克力。
卡米尔应该,沒吃光吧。
答案永远和你猜想的有预差,只见卡米尔搖了搖头,答道,"大哥平日不吃,我也沒多备着。"
"不留我的份?这不像你啊,毕竟,有备无患。"
被回答震惊了一下,但很快換上了玩味的笑容。雷狮湊近了卡米尔,往刚刚被吃过的地方上再咬上一口。牙齿使力的掰断—塊,向卡米尔示意了一下后,昂起头吞了下去。
"大哥…"卡米尔无奈的看着与自己抢手上的巧克力的大哥,"其实下面还有,你不用…"
"比起那些送上门的,自己抢回来的不是更好吗。"
说毕雷狮又往那咬了—口。
卡米尔闭上了嘴巴,其实刚刚他只是想和大哥说,自己手上沒他那份。冰箱里还有很多巧克力,毕竟女生们送的那个量…估计如果他一天吃完,明天就可以去看牙科了。他没想过大哥会和他抢,即使是玩笑。卡米尔不是很懂为什么雷狮要这么做,别人的东西更好一些的心态吗?
卡米尔看向雷狮,然后眨了眨眼睛。
看着卡米尔的眼神,雷狮就知道他脑子里一定转了个七拐八拐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沒,别想了,继续吃吧。"
情人节礼物?即使是自己动手抢来的东西,也是要从喜欢的人手上抢回来,才是雷狮想要的和会真正收下的。
-
帕洛斯:佩利,我们走,去卖花狠狠的坑外面那堆情侣一笔。

后话:
喜欢的话天天都是情人节不是吗?没错这是我拖文的借口。
你问为什么海盗团的各位都在一个寢?卡卡跳级+雷总黑箱操作吧大概x
这篇1323字,比1314多了9个字,所以祝雷卡,長長久久。
最后,我表示,雷狮的情人节语音把我炸成了烟花。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