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18年5月的自介

避雷
-
曼秀x敦logo改
沒事我就是發一下疯_(:_」∠)_
嘛我知道它原来是綠色logo膏体奶白
可是,我喜歡红色…(幹)

這也po一下(๑•̀ㅂ•́)و✧給小銀太太的賀圖

最近很沉迷這個寶貝
不知道為什麼就喜歡上了
一個傻逼短漫的彩图图透(๑•̀ㅂ•́)و✧

【世界的hero】
給親友的認親卡(๑•̀ㅂ•́)و✧
喜歡阿爾弗雷德
也喜歡他的阿爾弗雷德////

佔tag抱歉

想哄親友可腦子在一片空白
可以求一大堆米英/英米的梗嗎!
要甜的!車也可以!!
求你們了 寫出會@回你的

卡诞來不及的賀圖
終於忙完了於是放一下

【雷卡】能力喪失3(end)

→接上篇(手机党走评论):
(能力喪失1) 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eee523ae
(能力喪失2)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effce2e0
→能力喪失梗,雷狮突发失去能力注意
-
可恶。
雷狮瞪大了眼睛, 事情在一瞬間發生,大脑還未來得及反應,他跑動了起來。
他们原来在离开飞船往小镇方向的路上走著,正准备去采购一些东西,卻突然被人包围起来。对方拿著武器,露出了丑陋的模樣,毫不掩饰的展示著自己的贪婪。他們張狂的笑著,"哈哈哈哈哈,小孩子,不想受傷的話就乖乖把身上的財物交出來,"說罢還亮出了鋒利的刀尖比划。
看著對方的模樣,雷狮禁不住嚏笑,一群鼠辈。
對方被他這樣的反應惹怒了,領頭的男人大聲咆哮著,"笑屁!讓你看看老子的利害!"
刀鋒被舉了起來,直直的指向雷狮他們的方向。
雷狮勾起了嘴角,爽快的上前,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一拳把面前碍眼的人搁倒。就算没有了雷神之锤,要保护自己依然綽綽有餘,毕竟以前练的拳脚功夫可不是盖的,何況是對著一些原力未覺醒的人。
帶著一點點小得意,正想转过头想告诉卡米尔,卻发现他那边陷入了恶战。卡米尔被几个人围著,男人很高大,几乎能把卡米尔的身形掩过。
可恶,一时分身不暇没有看着那边就出問題了。
空战上他不担心,很多事情卡米尔都已经能独自好好的处理,但這次战场地点变成了地面上。失去了堅硬的鐵板船身作為擋护,倚靠的只有血肉之軀,能憑著的是一股蠻勁和力量,最直接的矛與盾。所以在他失去能力後,已经尽量避免了離開船隻,就是防止一些突發情況。沒想到這麼不幸運的 ,一離開就遇上了。他自己足夠應付,可卡米爾,大概沒有這種把人擱倒的力度和技巧吧,更何況對方拿著武器。
雙腿用最快的速度動了起來,可没有雷神之锤那样远距离攻击的法子,手够不着,跑也未必來得及…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對方舉著鋒利的刀向卡米尔刺去,雷狮急得瞪大了双眼。
這时,只見卡米尔一把握著對方拿著刀的手,往外用力拧,對方吃痛鬆開手,刀噹的一聲掉到地上,趁著這個機會捉住對方的肩膀一下子把他摁下去
看到夥伴被打,男人露出了憤怒的情緒,刚吃了跘子又不敢,便把目标转向了迎面跑來的雷狮。
"大哥小心,"
快速的反應過來,一個俐落的轉身,抬起膝蓋往對方最柔軟的腹部猛力踢击。 对方应声而下,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狼狈的小幅度抽束著,张大嘴巴發不出半点叫声。
雷狮的动作让那些人退卻了半步,又似是不甘心于放弃眼前的猎物,迟疑了一息间后一湧而上,打算以人数上来压制。
前後夾擊对他们很不利,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雷狮下意識的轉身反擊,以不讓后背裸露於別人的目光中,卻忘了對方兩人是從完全相反的方向衝著來,能擋著眼前的,後背後的攻擊也免不了。
大概只能硬杠一下了,雷狮想。把人擱倒在地上,再次弯身起來時,才意識到肩上沒有那預期被击中的疼痛,反而是后方傳來惨叫求饶的聲音。別過頭,卡米尔死死的把對方壓在地上,而对方的武器,也已經在不知道什麼情況下被甩得老远,再也沒有威脅。
"你沒有資格接近大哥,"卡米尔低聲道。
見情況不利,對方慌慌張張的一哄而散,不消半刻便沒了人影。
卡米尔追了兩步便停了下来,毕竟追上去等待自己的只會是未知和更多的危險,何况對方现在也沒有威脅了。
雷狮站在卡米尔的后方,注視著他的背影。
最后反而是被卡米尔救了呢。
擦拭著臉上的傷口,雷狮忽然有些感慨,然后想到了以前的卡米尔。
以前的卡米尔还小,因為身份在宮中难免受到冷落,甚至攻擊。年幼卡米尔不會反駁也不會反抗哭鬧,可能是覺得不必要,可能是覺得會帶來更多的麻煩。而自己则会看不過眼的,一次又一次紧紧的把他保护在身后。
但现在,自己的弟弟也终于成长到了一个,可以不需要自己保护的地步了吗。
這麼想著,見到卡米尔匆匆跑了过来,似乎是注意到他的傷勢,一面焦急的彎下身給他包扎。
恃著自己的傷勢,雷狮弓下腰,手搭上卡米尔的肩膊,把身體部分的力度壓在上面,靠著,"卡米尔很強呀,連大哥都不知道, "
卡米尔熟练的稳住了他,沒有亂動以免不小心擦到了傷口。聽著大哥的話,他下意识的反駁道,"沒……"
剛剛的無論是力度還是時機,都沒有把握得好,还要大哥擔心……卡米尔垂下了眉,双眸暗沉,连包扎的動作也慢了起來。
"沒這樣的事,卡米尔你做得很好,"雷狮打斷了他,聽著他的話、看著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又多想了。這小心翼翼的动作和不自信的語氣…雷狮笑了一下,明明他的小軍師,在面對敌人时是那麼的自信和帅气。
他想,他大概知道該怎麼做了。
"沒事,這點小傷,傷不到我,"像是要證明給卡米尔看,雷狮揮動了幾下那隻受傷的手。卡米尔眉頭皺得更深了, 像是责怪著大哥受傷了還不愛惜自己。
雷狮止住了動作,做太多,效果就相反了。收回手放在兩旁,雷狮看到卡米尔仍然安静的站着沒说话,问道,"那現在怎麼樣,回去嗎?"
"大哥想?"
"你想?"再次把球拋回去,雷狮聳了聳肩膊,擺出一個沒所謂的樣子。
卡米尔愣了一下,最后搖了搖頭。
"那我們就把原來要做的事情做完,再回去吧, "牽上卡米尔的手,雷狮继续踏上刚才的路。
卡米尔变强了。
这不是很好吗?喜欢、重视的人,变得更加强了,不是该为他开心吗。
即使他變得更強,即使他再是那個要在他身後的孩子。
可他還是沒有變,一樣是那個他喜歡的孩子, 一樣是那個看到他受傷會心急跑過來的孩子。
這樣就可以了。
讓他学会做決定吧。
慢慢的放手,让他决定更多的事情。
相信他,令他也相信自己。
虽然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注意着他、想要保护她、 希望自己能護他安然无恙,但這份感情中多了一份全然的信任,他可以完心的把后背交给对方。
他知道,卡米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
他已经足够强大, 足以和他並肩而立。



后话:卡卡生日快乐/////
憋了好久终于… 大概能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了.又填好了一个小坑.咸鱼王努力在卡卡生日码出来了(๑•̀ㅂ•́)و✧

【雷卡】能力喪失2

→接上篇:(能力喪失1)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eee523ae
→雷狮角度,能力喪失梗,雷狮突发失去能力注意
-
雷狮觉得最近卡米尔有点不对劲。
看著一地的珍宝,行动非常的成功,這些都是最近几次行动得到的战利品。雷狮对這沒有太大的興趣,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在這几次行动中都有出彩表现的卡米尔。
卡米尔的技术提升了许多,行动变得更加顺利,這应该是归功于最近强度不只提升了一個档次的训练和技术操控模擬。 训练的成果好好的在实战中呈现了出来,果断的分析、判断能力、还有手法的纯熟。
对于卡米尔的表现和成果,作为大哥和船长,他是应该开心的。
可怎麽說,上进努力是好事,但看著這樣的卡米尔…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异样。
卡米尔本來已经是好学且聰明的孩子,在学习上一點也不马虎,船上日常的工作接手亦很快,是他最好的副手。无缘无故的發奮让雷狮不禁留意起卡米尔的情况,他从不觉得这样的卡米尔有什么不足,没有催促过他,当下也没什么契机…
等等。
卡米尔是知道了嗎。
这样想着,外面傳來了敲門的聲音,卡米尔走了进来。他捧著一大疊厚厚嘅書本,上面滿滿的贴滿了記號,走近雷狮,道,"大哥,我這裏有点不明白。"
"这个吗? "雷狮注视着书页,心思卻是沒有停留在上面,脑子快速的转着,与其毫无结果的猜测不如打探一下吧。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好方法,拖了一下緩緩的道,"這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晰, 實戰演練會比較容易,当然有猎物的话更加方便…"
沒等雷狮说完,卡米尔打断了他的話,"我明白了,那我下次再来,打扰了大哥,"卡米尔盖上了书本, 飞快的向他点头,准备转身离开。
沒想到自己推卻的借口如此顺利,雷狮不禁愕了一下,这么容易被骗到吗。但看著卡米尔下一刻的动作,雷狮连忙收拾了一下情绪,叫停了他,"不忙的話,陪我走走?"
卡米尔點了點頭,跟著雷狮离开了海盗船。
久违的停泊在地上,虽然不是久留,但也是足夠让人好好歇息了。他們一左一右的走著,沒行多远,在能够看到船的一处空地坐了下来。夜里很安靜,這裏四下无人,兩人也没有开口说话。
风拨起了耳旁的碎发,过长的鬓发刺到了眼睛,卡米尔眯起了双眸。雷狮靠著他坐,挡著从左侧来的风,半晌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卡米尔知道嗎?"
卡米尔迟疑了一下,眼神向左瞥避开了雷狮的视线。
雷狮没再追问,主动的开始向卡米尔敍述起来,说著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在知道自己的情況后雷狮有私下的查閱了一下资料,沒有完全相同的案例,卻是查到了別的零星個案和他以前一樣,得到了"力量"。虽然不知道力量是從何而來,也不知道為何消失。但对雷狮來說,沒了也沒有所謂,自己剛開始探索宇宙时也不過是這樣,他不覺得自己会依賴了那鼓力量,只是…
擔心這樣不能再保護他。
在陈述里,雷狮留意著卡米尔的表情,沒有过多的惊讶和错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坦言,但這不重要,事情应该与他猜想的相差不大。
反而是双手不自然的收到背后握成拳,眸子暗沉, 眉眼低垂。這模樣,更多似是不甘。
看著卡米尔的样子,雷狮有一刻的冲动想问他,會不會介意這個或许已经不能再好好保护他的大哥。
"大哥。"
卡米尔的声音拉回了雷狮的神绪,他看著卡米尔,本来想问的事情在对上对方的眼睛时咽了回去,释怀似的笑着搖了摇头,"早點回去睡吧,"
卡米尔应了,卻没有动作。
原因无他,话说这么说,手卻是紧紧被握住。
他没想过會跟他說,不知道大哥有沒有注意到,他刚才的慌张,雷狮比他了解更多的情況和资讯,描述中也让他清晰的知道,大哥的狀況,何時恢復完全是未知之數。
這樣來說的話,他是必須更快的變得更加強大嗎。
卡米尔看向他,手十指相扣。
雷獅看著天, 夜裏無雲。

想了想還是在這邊po一下
P2和逤多太太畫的帕的合心图.多多画帕!(fb逤多 )
P3许可?)

對不起我画得太醜了拉低了水平quqqqq吹爆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