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乐的月饼

现实艱辛,望笔下见温柔
目标是不到开车看不出攻受
有疯狂按赞推送的毛病.建议…自行避雷
aph/hp/刀男/yys/凹凸/我英/bsd
雷卡切爆深坑ing
欢迎扩列约稿私戳.详细看置顶/11月的自介

丹尼爾生日快樂!!!!!
私設√cos的正片都在fb…
私设沒頭頂的光環 但还是加了一下放在P2
-
亲爱的丹尼尔大人,
认识你近年半了,可喜歡你還是這大半年的事。
你从不是以正或邪、善或恶就能简单定义的。
我記得你對著金善意的提示,指引他前去凹凸大賽的路
也記得你在第一輪淘汰賽結束後對著哭鬧者的冷漠
如果讓我以颜色形容你的話那必然是藍色吧,
藍是冷冰冰的顏色,是不能給人溫暖感覺的冷調。
作為裁判長的丹尼尔,必須做到的冷靜和公正無私,
你所遵從的,是規矩,無私心可言
無分對與錯,僅僅是因為身份和规條所决定

可他同是能包容很一切的藍,
將沒有触及規則的前提下,任何人在他眼中都一同視仁,或許是因為一切與他無關吧(笑)
在他眼中,人們都是有趣的參賽者,他們懷著夢想,是他所喜歡的孩子
不干涉他們的想法,以另一個身份,陪伴著參賽者們 走着 或许是自己曾經走過的路
可能這就是你最吸引我的地方吧,最溫柔也是最為冷漠,到底你還有什麼沒有展示出來呢
认识到凹凸,认识到你,真的是我好幸福的事。
謝謝太太给我遇见你的好运气
愿將其余的好运,全部为你奉献。
因为好运,从来在梦想路上不會缺席。
你,愿意收下吗

雷卡,由糖引發起的慘案
p4梗源,截自日配第三集op

不會貼網貼的我放棄了肝,草稿流

【雷卡】 單行道的岔路4(上)

→私設反轉梗.私生子雷x王子卡
→ 手機党走評論
上一章: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c3dc3f
第一章: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64fb78
-

-
屋子裏的確正如他所說的並沒有其他人,第一次來到這裏的雷狮到處看著,這裏收拾得非常整齊,与自己平常疏於打理的窝差別很遠。卡米尔就輕駕熟的在抽屜裏找到藥箱,然後帶著雷狮上了樓。 在走上旋轉樓梯的時候,雷狮看著轉角裏擺放的那個並不起眼的純白色花瓶,突然有點出了神, 多看了幾眼。
來到卡米尔的房间,四面牆都放滿了書,書架的高度几乎贴在楼顶。真不像一個小朋友的個人空間,雷狮想。
房內只有一把椅子,無論是他坐著還是卡米尔坐著,都不方便他們活動。思量了一下,雷狮沒有猶豫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把手遞給卡米尔。
接过雷狮的手,卡米尔小心翼翼避免觸碰傷患的地方,開始著手處理。雷狮看著他的動作,消毒、上药的動作一氣呵成,這對一個小孩子來說,動作算是十分純熟了,让他有點意外。
在卡米尔為他找尋藥水膠布的時候,雷狮的目光瞄到了桌上放著的书堆,从里面拿起一本,翻了几下,別過頭看向在不遠處的卡米尔,"你這裏好多书啊,你平常都在幹些啥啊?看书?"
得到他的確定后把视線收了回來,盯著書頁上密密麻麻的字符,"真無聊呀…"
"你不喜歡嗎?"
"我會讀,只是不像你這麼主动,恩…涉獵範圍也沒有这么广。不難嗎這些?"
"習慣了。"
"習慣?"雷狮詫異,讀書這件事在腦海中從來沒有習慣一說,遇到合眼的內容便會捧在手裏,可能一讀便是幾天,可能匆匆看完把它放下,但從來沒有想過執著要捧著什麼來念一念。
"小時候被教導讀書才有出色,而且父母看到我念书的話他們就會高興…"
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卡米尔在心裏補足了這一句。
記得小時候自己獨自一人在诺大的房間,沒有人陪伴著自己,与自己為伴的只有一本本或厚或薄、 內容或难或易的的書籍,一件可以比同齡小孩稱之為玩具的東西也沒有。吃力爬上自己还要高的椅子,想看看有沒有藏著什麼有趣東西。
沒有什麼比让一個心懷期待的孩子,看到一本比字典還要厚的書還要失望的事情了。(他那時候对書的印象可是坏極了)
那時的他不服氣,鼓起了腮幫子,翻開書頁想要從中找尋找尋出什麼。气昏了的小腦袋连父母推開門的聲音有沒有聽到,直到有人輕聲的呼喚他的名字。別過頭,看到的便是那讚许認同的目光。他不能忘記,那天陽光從窗外灑進來,散落在父母的身上。父親上前揉了揉他的黑髮, 提琴般低沉的嗓音喚著他的名字。
內容是什麼他早已經不記得清楚了,也不重要。父親高大的身影、在心目中強大的人的讚許、 一切一切都是這麼耀眼而引人注目的。是的,年幼的他被吸引住了,於是他念起了書。
裝著裝著也从假裝翻阅變成真的閱讀當中的內容,閱讀的時候能短暫忘記一些東西,例如自己一個在房間的事實。書本成為了他最好、也是唯一的玩伴。因此,即使後來不再信那些表面上的讚美、不再是為了讓人高興而閱讀,這習慣还是保留了下來。
看著卡米尔陷入了自己的回憶,雷狮沉默了,說什么小時候啊明明自己也是一個小孩子。
"噢那你聽過掏蛋捉蜻蜓什么吗?我都在玩啊,例如…"余光瞄到卡米尔闪烁的目光,雷狮說到一半停了下來。吃驚之餘又點小得意, 吃驚是因為他一直以為童年的男孩子到時這麼在跑跑跳跳中長大的,得意是因為他經歷著對方沒有經歷過的事情。他一下子就來了興致,人們總是希望自己說的故事有聽眾的。壓下心中的興奮不表露在面上,提高了聲線,故意賣關子的道,"竟然沒有聽過?那你就真是錯過了人生一大樂趣了~"
终是抵不住卡米尔好奇的表情,雷狮繼續敘述他的故事,"爬树捉小鳥什麼,那玩意可有趣了!後花園那棵最高的樹上面的,飛得又快體型又小隻,但是牠們很容易騙,給點吃的就能一把捉住了…"
雷狮的故事很精彩,那是一個他沒有接觸過的世界,如同童話般吸引。不知不覺間,卡米尔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全神貫注的聆聽著。直到故事說完后,雷狮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回過神來。
他說他要回去了。
卡米尔腾的一声站了起來,注意到自己的大反应,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他沒看向雷狮,把藥箱蓋上后快步转过身收起來。假装放的位置不好,踮起脚尖往不存在的空间推了又推。
想說的話在喉嚨裏打轉了好幾回,卻沒有張開口的勇氣。
"可以了,我們走吧。"

后话: 為了要不要分兩章而烦恼, 順便拖更了一下x最後還是決定分了,希望能再帶出多一點點文中的他們
改了一點點小bug,然後這個星期會双更

天切注意
雞翼除了食仲可以長出來扇风什麼的x
雖然現在已經是冬天了…那就讓他們給我記錄下過去的仲夏吧x

還沒有捉到感覺得自己畫得很狮…)

旧圖混更一下
發現這邊沒放過,本來的萬聖節賀圖來著的

【私设】

切島
→龙,保有龙型的角和爪(指甲),翅膀尾巴可藏,臉上是疤,以前深至見骨,現在只能看到一點點痕跡了
→一邊的披風好像比較帥氣,而衣服參考了某些…嗯束縛類型的東西
→話說在沒有補完小英雄沒有看過十傑的設計時,已經覺得切島會是龙, 在救爆的時候那件衣服的小角真的很可愛!就想到龙角了

爆豪
→狼人,特徵為兽足尾巴和耳朵,身上是纹身之类的东西,瞳色在變成狼人的時候會變成金色、窄瞳
→主要是想讓他穿少一點(划掉!)喜歡骚气的粉色皮带(不是)

关于雷狮参加大赛的一点点猜想

→腦洞
→歡迎官爸将来打脸

思考雷狮参加大赛的原因,除却那些一时兴起想参加(虽然我觉得不会,毕竟深思计谋的人从不会把自己的命当儿戏),突然想到他会不会和金一样是希望打破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和金不一样,他并不是出于好心希望众生平等的好原因,只是单纯觉得这样会令这个世界更加有趣。或许是遇上庸俗却有带着高高在上嘴脸的当权者,即使他并没能打压到自己,但这态度看著令人不爽,或许是落魄但才华洋溢的对手,现实把他压低了头,明明旗鼓相当,可在自己还没有出手的时候,对方先承受受不了这个世界和人民对他的恶意,死在了他原本珍视的一切手上。
嘲笑奚落对方,也恶心着这个世界所谓的 “命运”。
抵抗不了命运自然不能责怪推卸于谁,他不可怜他。可创世神,明明是事顾一切的起源,又装做出慈悲的样子,把大赛作为一个机会“施舍”给众人。
比起装模作样,他更接纳那些表里如一的恶。
他并不代表任何人,也没给任何人服务,拯救别人的想法,仅仅是出自于内心。
而且于海盗而言,混乱永远比规规矩矩来得好,亦更加有趣。

好了我沒有廢話了 佔踢抱歉

【雷卡】单行道的岔路3

→私设反转梗。私生子雷X王子卡
→ 手機党走評論
上一章: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8ef7f6
第一章: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64fb78
-
他没想过他和雷狮是这么快又会见面的。
在离开了母亲的别墅后,他仍然经常会想到那一天,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很久没这样和人交谈了,这新奇的经历使他禁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回味。
精神不能集中,思念然而得不到,这种情绪渐渐转化为烦躁,指尖一搭没一搭的在木制的桌面上敲打,发出发出结实的声音,而且逐渐加快而毫无节。
房间里待不下去了,卡米尔站了起来,打算和外面走一走。他没打算去找雷狮,正确的来说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皇宫里不大,想找到一个人的话根本不是什么难题,可他是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怎么提上的名字和存在。雷狮是私生子,准确来说是他叔叔的儿子。算上年龄辈分的话,他还要比自己大一点点。印象中父亲提过一次,好像也见过一次。其他的他就一概不知了,他也不敢问,他没有忘记当父亲提及时厌恶的模样。
整个皇宫他都早已经走过很多很多遍了,但就是这么一不留神,到了一个平时不会去的地方,后园。听到交谈声音,卡米尔下意识转头就跑,仍然是被拦住回。过头,果不期然看到那一大伙人。他的兄长,还有几个表兄弟们。
“喂,打扰了我们,你要怎么补偿给我们啊!”
“对呀这可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有了兄长的撑腰,年幼者说话似乎更有气势和份量了,他们一个个争先叫嚷着,像是要表现自己,身旁充满着呀吵的声音。
“无聊,” 卡米尔压低了声音,可出口的说话却没有一点忌惮他们的意思,他是正视着他们说话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和兄长说话的吗?”
持身高靠近他,身体大半被阴影覆盖,但他丝毫没有被压迫感吓到,用余光瞄向那些躲在哥哥身后的叫嚣孩子,勾起了嘴角。
被惯出来的脾气,怎么容许别人的侮辱和不服从。躲在背后的孩子眼尖的看到卡米尔的表情,他们不理解当中的含义,可依然知道这不是好的意思,拉着哥哥的袖子告状,说要拿一个说法。弟弟的请求成为了他们动手最好的借口,为首的男孩子一拳挥来,说要给这个 “无礼专横” 的弟弟一个教训。
卡米尔并不想与他纠缠,小心避开迎面来的一击。不出所料,这使他更加生气了,脸涨得通红,大吵大嚷的说着什么,躲避的都不是男子汉。
可笑。要不是现时的情况不允许他有过多的情绪分心,卡米尔真的想笑出来。他有一点觉得自己刚才太鲁莽行动了,但他并不后悔刚刚的决定。
毕竟只有一个人,很快便被他们围住了。面对来人不断的进逼,卡米尔只好压下了身体缓缓后退。
拳头再一次挥来,卡米尔一边躲避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为自己找寻一条逃走的路径,直到他瞄到了一个转角口,目光一亮,脑中飞快的运转着。
又一个闪身,趁着动作的空档,卡米尔从别人的胳膊下钻了出去,然后朝着目标撒开了腿的奔跑。
他没有过前面会有人的,现在停住已经煞掣不及了。极力放慢了腿脚的动作,但他依然这么直直的撞上。抬起头,对上的仍然是紫色的双眸,可里面没有那份让人厌恶的感觉。
雷狮稳稳的把卡米尔接着了,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神奇的是他没有下意识的把这个 “小炮弹” 摔出去,反而是紧紧的圈在怀里。没等他的询问卡米尔怎么一回事,后面的叫喊声便随之而来,他松开手,向前走了几步,看到那群雷家的兄弟。
他们追赶了上来,当看到雷狮的时候,明显有几个孩子后退了。为首的孩子用惮忌的目光看着雷狮,却又不服气,压低了声音道,“雷狮,劝你不要这么多管闲事“。
“既然你说不要的话,那我就更加要管了,” 又来了又来了,倚着人数在这里大放厥词。雷狮笑了笑,丝毫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孩子们交头接耳,看到对面的表现,雷狮嚏笑。
打从一开他们就输了,然而对方还没有发现。
压下身躯同时压低了声音, “你先走?不然的话不要凑近我。”
说毕,雷狮没有留给人思考的时间,并步上就是迎面一击。对方下意识的一把捉住雷狮的手,下一秒却是吃痛的松开,“什么玩意?!雷狮你来阴的!”
“是吗?” 雷狮笑了笑,也没有反驳,继续他的动作。
“哥我们一起上!”“没错!只不过是个私生子!我们不用怕他的!”不知道是谁先叫喊起来,接着便是一声高于一声的高声附和。
比他还要高个头的人被他完全压制住,朝着他猜想的方向行动。动作被对方完全掌握着,避无可避的,结结实实的扛了数下正面而来的攻击。他们不敢靠近自己,围成一个小半圆形。
只有他一个的话,对付这群熊孩子本是没问题的,可他现在还要护着卡米尔。于是,当他再次一脚把对方踹到的时候,拉着卡米尔头也不回转身就跑。
雷狮跑得很快,卡米尔的手被他握着,捉得很紧,生怕一不留神他回落单似的。卡米尔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气声,他看向雷狮,紫色的发丝随着奔跑的动作被风吹起。
直到再没听到任何声音,他们才停了下来,两人都气喘呼呼的。雷狮很快稳住了气息,他看向仍然深呼吸的卡米尔,搭上他后背给他顺了顺气, “没事吧?”
“没有......只是有些累,”卡米尔小口小口的屏息着,别过头看向雷狮时,不经意的看到他的手,“你受伤了。”
顺着卡米尔说的方向看去,雷狮抬起手看了看,手上有大大小小不一的伤痕,嗯他是受伤了,可是......
“要来我那边吗?现在没有人的,” 卡米尔开口问道。雷狮的表情有点异常,卡米尔第一反应是刚才给他惹麻烦害他受伤了,为了赔罪他提出了邀请。
雷狮点点头,顺着他的话没有拒绝。看着卡米尔的背影,雷狮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自己身上的伤,并不是刚才打架而受伤,而是平常自己玩的时候不小心自己摔了一跤的。他摸了摸鼻子,快步跟上,与卡米尔并肩而行。


后話:一不小心迟了,雖然我覺得沒有人發現_(:_」∠)_ 最近想着要不要開新坑可我怕把這裏落下了

【切爆】两个人的英雄里的切爆及一點點感想

昨天看完了,在再还记得情况下,赶快整理一下我见到的糖√
→【剧透注意】
→【CP切爆發言only,滤镜极度厚注意】
→没有看过/还未看的小可爱请自行斟酌要不要点进来
→请支持正版,可以的话请在电影院里看戏,为本家出一分力√
→ok的滑下吧

















1.让(c)好(p)友跟着他去(度)见(蜜)识(月)下的爆。即使是只有爆一個人收到邀請,但仍然切岛跟着爆豪去到岛上, 兩個人當然是不能分開的呀。
(所以说暑假的时间他们还是黏在一起了吗)。

2.去挑战机械人那,切岛日常夸夸爆豪,之后又作为唯一个可以压制住爆豪的人,看到他又打算闹事就果断跳了落去,后面箍住爆豪双手不让他向前冲(算不算是抱抱w

3.爆豪说好麻烦不想去什么宴会,然后摊在床上,但切岛叫他去他就去了(劲听话)( 口嫌體正直, 印像中這樣的情況在漫畫裏 並不止一次哦)

5.切岛在爆豪房里行过,然后(应该是从行李箱)拿出西服,可见切岛已经直接幫爆豪选好要穿什么,帮他带去,重点爆豪他又不反对願意穿上
(所以认真你们是不是同房,是不是打算晚上一起睡的啊!为什么你会在爆豪的房间里拿出你和他的衣服!)
(切岛你是吃得死死的认定他一定会跟你去吗!)
(连衣服都带好了,果然是为爆豪准备好一切的人啊!PS.想营救爆那时的夜视镜)
(虽然男孩子可能尺寸都差不多,两人身型也相近,但我都要感叹下切切拣对大小给爆豪)
(款式爆豪没反对。切島有認真想過爆的口味挑選嗎?!
(還是說爆豪其實覺得穿什麼都沒有關係,給他什麼也穿,所以爆豪你就是這麼乖的跟著他出去不想掃了他的興致什么吗?)

5.他们两个出街,爆豪好依赖切岛,切岛冇带手机所以喺座大楼里面迷路,爆豪跟着切岛后面等他带路
(除非爆豪耍他,明明自己有带手机但一直不拿出来什么。不然就代表,他们出街,爆豪系可以完全安心到手机都唔带,全程跟住切岛等他处理好所有事)
(如果爆豪有带但特意唔拎出嚟慨话,代表佢好想单独同切岛行多会,唔想见到其他人?)

6.永远爆豪有啲咩事,切岛都系第一个冲出去挡住(护妻护妻)

7.在80楼见到敌人嗰阵时,当他们未知道对方的身份,爆豪嚣张不屑的说,对方没资格知道自己是谁,切岛出咗去打圆场:啊让我来说
(很护着爆豪,知道他不喜欢应付别人,就自己扛下来)

-
大概就这样,努力的将脑海中的画面拎返出嚟√
切爆合作无间干掉敌人,日常怼切切两句的打情骂俏那些就不提啦w 这次的糖,甜。




以下一些与上文没有太大关系的东西,可以说是感想和碎碎念:
→在80楼与敌人对上的时候,官方对于切岛表现的表达这方面,我表示强烈不满。切切卡在墙里?OK。但见到同伴被人围攻紧,切岛会无动于衷让自己困在里面看??他打爆块墙都要出去啊!眼白白看着同伴陷入危险却什么都不做的并不是男子汉!官方你不能懒就不给切岛戏份!
一下子想不到解除个性可以出来这一点系好可爱,平时打打闹闹练习都可以,但真实战斗时,切岛不会让自己有一秒停低的时候
→觉得电影里面讲(让我感受)得好多的是爆同轰心理上的改变同成长,不懂得怎么形容,但感受爆成长咗好多
(以及认真我冇谂过爆豪会用个性用到自己肌肉疲劳接近极限点,印像中他总是无穷无尽的精力,按时间线的话好像真的使用到抽痛也只是一次。但,突破极限之后就是更大的成长了吧)
→为了同好说的:切爆在80L谈恋爱,而入去看...🤦
但系作为一个CP粉兼切岛太而言,觉得切切戏份唔够,吃对家的糖吃到我仲有啲想爬对家墙头(SH **)

【雷卡】 單行道的岔路2

→私設反轉梗.私生子雷x王子卡
→前章( 手機党走評論):http://guledeyuebing.lofter.com/post/1f234a93_12c64fb78
-
晚宴不欢而散,母亲又跟着父亲到邻国参加宴会,看来是好一阵子不会见着了。
卡米尔并不想和兄弟们同处一室,为了躲避他们,他决定往偏僻的一处苑落走去。走过几座建筑,穿过花园,来到一座白色的别墅。这里是母亲当年挺为喜欢的地方,它与主座距离较远,平日里没多少人会前往,仆人也仅仅是每周前往打扫一次。它就这么安静的坐落在这里,没有人打扰,两旁栽下的树枝繁叶茂,随着微风轻曳,如同桃源之境。
卡米尔走近,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金色的小锁匙,插进锁洞熟练的一扭。这里依然沿用最古老的木门,需要用门匙来开启,整个皇宫大概也只有这里还缘用了。咔的一声,卡米尔推开了门。内室与自己上一次来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改变,定期有人打扫使得这里仍然保持着整齐干净,只是缺失了人的气色。家具都被布盖上,以免落上灰尘。卡米尔也懒得翻开,转身走向二楼。在他往旋转楼梯的方向迈去时,门轻轻的被关上。
别墅有一处存放着许多书,母亲喜欢阅读,连带着他也养成了阅读的习惯,无论是图画书,绘本故事,还是文字整齐排序的厚本故事。眼见及处都是满满的书本,似乎永远都看不完,卡米尔随意的在架上抽出一本,坐在放置一旁的椅子便开始阅读起来。随着故事的发展,能了解到这是一本讲述关于宇宙的书,绘本似乎已经出版了一些年日,纸张有点泛黄,但上面所绘画的星空依然美丽。它以深紫色和喑蓝色作为主色调,这两个原来都并不是耀眼的颜色,在互相交融之后,却成为了最璀璨夺目的景色。它并不是繁星的背景,仅仅是它,已经耀眼而吸引。
现在宇宙中还有很多仍未探索的地方,但它已经不再像绘本里一般,被人描述得如此的 “美丽”。技术发展一日千里,飞船成为人们常用的工具之一,载着不同星球的人来往不断。即使是移居其他的星球亦不是难事,只要有钱财,找一个美丽的小星球并不困难。不适合居住也不是一个问题,只要筑起基地便可以了。
人们自以为了解它,视它为平常。
失去了神秘,自然不再是脑海中那个美丽的模样。
放在桌边的闹钟响了起来,卡米尔的视线从纸页中抽离。那是母亲的习惯,为了避免自己过于集中在书本上而忘记了时间。卡米尔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清晰的听到骨头发出清脆的声音。
“或去到楼下走动一下吧。” 这么想着,卡米尔的手搭上了门把,却是推不开。
奇怪了,他来的时候可没有把门锁上。
再次扭动,甚至加上了几分力量,门仍然丝亳不动。
是锁坏了吗?按下心中的疑惑,卡米尔改变一下做法。将身体重心倚在门上,然后往上使力推,却仍然无用功。
动作变得粗暴,从单纯的施力改为使用全部的力气使劲再加上身体的重量撞去,一下接着一下,把门撞的砰砰响。小孩子的力量不大,卡米尔不认为单凭自己有能力撞开厚实的大门,他只是觉得,怎么样也比坐以待毙来得好而已。
出乎意料的是,在不知道迎上第几次的冲击后,门突然被推开,伴随的是物件倒下的声音。顺着惯力,卡米尔连同门一起往外栽去。喉头发出吃痛的闷哼,卡米尔揉揉被自己当成护垫,卸去所有冲力的手臂,待疼痛的感觉散去才环视四周。地上躺着一把椅子,刚刚一切事情的 “罪魁祸首”。
卡米尔挑起了眉,但他还没有细思的时间,楼下传来声音吸引了他。快步跑向下层,窗户被打开了,
恰巧迎来了一阵风,它把纱帘吹起,在窗旁小矮台的一叠纸也被吹得到处乱飞,而他正是被这一些声响吸引而来的。
是来打扫的仆人吗?卡米尔想到了一个较为合理的理由。如果是前来执拾的仆人的话,那刚才那些事情便有了解释,可能是他们不小心把椅子放在门前搁住了,而打开的窗就是为了通风让房子透透气。他试探的对着房子喊到, “有人吗?”
没有回声,房子安静得有点可怕。卡米尔意识到不对了,但显然,奇怪的事情没打算这些轻易放过他。
卡米尔吓了一跳,他没来得及放下手上的纸页,匆忙跑了了过去。声音的来源是走廊尽头的房间,门被打开,里面的电脑正在播放着画面。并不是播放什么恐怖的画面,相反的,是一个儿童节目,节目里面的卡通人物正在愉快的玩耍我,背​​景音乐活泼而轻快。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似乎让人感到发寒,一些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只是卡米尔并没有捉住。
他首先把电视关上,多次的 “意外” 使他察觉到这并不是一起单纯的事件,想了想,权衡利弊后还是决定往外走去。这样的话,遇到什么也好,至少逃跑也比较容易吧。决定好便马上去做,卡米尔放下手上的东西就往外跑。
他并没有选择刚才来的方向,而是转身换了一个方向。走正门太明显了,而且附近空旷,距离其他建筑物很远,跑出去也不会有几个人经过。往后的话很快就能到达后花园,至少那里应该还有园丁或是其他可以求救的人选吧。
拐过几个弯弯角角,一路风平浪静,没有再发生任何事情。卡米尔放缓了脚步。刚才连续而密集的奇怪事件仿佛是他的幻觉,可手臂上撞痛的位置依然残留的麻痹感,清晰的告诉他并不是。小心的环视四周想看出什么端倪,他走得很慢,放轻了脚步贴着墙而行。
后面传来咔的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肩上突然被人从后搭住,即是有过心理准备还是吓到,抖了一下。卡米尔没有回头,稳住声音后喊了一句, “雷狮。”
对方明显愣住,半晌后一个人影缓缓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到卡米尔面前,带着惊奇的语气问道,“你怎么猜到是我的?你认识我?”
“怎么,不说话?”
“之前父亲说过,” 卡米尔简单扼要的答道,避开了前面那一个问题。
“噢......”雷狮发现了似懂懂懂的声音,他似乎也不想在这话题多作停留,很快的支开了话题,“那么你怎么看到我的,我很好奇。”
“我......” 卡米尔正准备开口回答,忽然想到了什么,语气冷了下来,他看着雷狮 “是我要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诶呦生气了?”看着卡米尔忽然改变的语气,雷狮也不怒,依然挂着玩闹的笑容,双眼对上眼前人。湛蓝的双眸里带着怒气,与刚才冷静而坚定的指出他身份的那个模样差太远了,雷狮一时来了兴致,他觉得他,挺有趣的。
“不要生气啊,我告诉你就是了。”
卡米尔上下审视着他,似乎不信任他的说话。
好吧,谁会相信一个刚刚吓了他的人呢。雷狮耸耸肩膊,从裤袋中掏出一根铁丝,在他面前晃了一晃,“这个,懂的话要开一点也不难。 “
卡米尔样子将信将疑,看来是不相信这么一个小东西能把结实的大门撬开。
“来,我示范给你看,” 雷狮直了当的把卡米尔拉着走,在门前给他示范了一遍。
“怎么样,没骗你吧?”三除五下便成功解了锁,雷狮还没有收起得意的笑容,转过身想向卡米尔炫耀时,却对上了此时他那双闪闪发光的双眼。
卡米尔被惊讶到了,书本从来不会教他这样的知识,他伸着小手,想触碰却又不敢。
雷狮自然捕捉到了他流露出的想法,一个想法从内心冒起,一把捉住卡米尔的手把铁丝放到他的掌心上, “给你,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卡米尔目送着他离去,缓缓降下的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就像他犹豫了很久却又没有说出的话。